吳春明離受到被廈門大學除名的懲罰,只有一步之遙。作為博導“誘姦門”的主角,他因2014年10月14日來自校方“開除黨籍,撤銷教師資格”的處分而“實至名歸”。
  這一處分的背後,是一對師姐妹含淚且含憤的遭遇、喊出“皇帝沒穿衣服”的勇氣、祭出法律武器規則的理性。這對理應獲得贊譽的師姐妹,一個網名叫“汀洋”,另一個網名為“青春大篷車”。
  2014年6月18日,“汀洋”將一篇炸彈級別的文章《考古女學生防“獸”必讀》在網上發佈,將廈門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春明“利用指導論文、保研保博的機會”對女學生進行性騷擾、甚至性侵害的行為“暗示”於眾。在接下來的7月10日,面對“汀洋”被吳春明污為“神經病”等情形,感到責無旁貸的“青春大篷車”站出來聲援“汀洋”。
  在那篇題為《對汀洋的聲援》的博文中,“青春大篷車”不僅直指吳春明的大名,而且爆出自身的遭遇並以一張吳春明在酒店熟睡的“床照”作為證據。
  “青春大篷車”的舉動,引發了一場輿論風暴。令人欣慰的是,“汀洋”和“青春大篷車”的舉動在被“圍觀”的同時,也得到了網友的聲援。那些聲援者一定知道,女學生遭男導師“誘姦”並非個案。面對這一在高校長期存在的“潛規則”,“青春大篷車”是戳穿皇帝沒穿衣服真相的那個“孩子”。
  事實上,除了《皇帝的新裝》中的成人所沒有的說破真相的勇氣,“青春大篷車”的身上還有另外兩種可貴的品格:一是責任感,二是理性。
  在《對汀洋的聲援》中,“青春大篷車”表達了兩個“不願”:一是“不願再看到有女生重蹈我(的)覆轍”,二是“不願看到‘汀洋’同學因狀告無門,情緒激憤發表過激言論被吳春明利用”。這兩個“不願”,很好地詮釋了“青春大篷車”懷揣的責任。
 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,身為受害者,“青春大篷車”在挑戰“潛規則”時極具理性。面對來自吳春明一方的強力對抗,她在頂住壓力往前走時,腳下的步伐一點兒都不凌亂。在發出《對汀洋的聲援》的同時,“青春大篷車”向廈門大學紀委等機構舉報了吳春明。在等待結果的過程中,她的身邊有了援助自己的律師。
  選擇在新學年開始的2014年9月1日,為“青春大篷車”提供法律援助的女律師李瑩向廈門大學遞交了一份律師函。在律師函中,李瑩代“青春大篷車”向廈大校方提出了四點要求:儘快作出調查結果、將調查結果公佈於眾、對舉報學生身份進行保密、建立性騷擾防範機制。
  律師函和個人投訴信,兩者的分量當然不同。
  後來,“青春大篷車”又接受採訪,對真相和盤托出——如此敢作敢當,令人嘆服。
  身為一名知識女性,“青春大篷車”給公眾樹立了一個維權典範——她敢作敢當的勇氣和理性維權的方式,對維權者來說堪稱榜樣和鏡鑒。身為公眾,釋放善意是我們對廈門大學這對師姐妹最好的支持。用李瑩的話說:“包容、愛、支持的社會環境會讓更多的受害人敢於站出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標題:博導“誘姦門”,師姐妹祭出法律武器)
 
創作者介紹

紐西蘭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vx89vxhk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