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們這邊住了一個生病的老年人,一直是由他兒子陪著的,但十幾天前,他兒子離開了,再也沒回來。你們過來幫忙找找吧!”4月17日,河南省平頂山市聯盟路上的一家招待所老闆郭先生,向記者反映了這麼一件透著蹊蹺的事情,“那個孩子之前一直挺孝順的,咋會突然拋下老人玩失蹤呢?”
  郭先生稱,他的招待所在今年1月底住進一對父子,4月2日起生病老人的兒子突然失蹤,剩下患腦梗堵的父親卧病在床,“我們根據老人提供的一些線索去尋找了,但都沒有結果。現在老人身體和情緒都不太好,我們很擔心。”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巫曉 任芳 /文圖
  【老闆說】
  年輕人帶父入住賓館
  遲遲不登記身份證
  4月17日,東方今報記者來到郭先生的招待所瞭解情況。
  “春節前的幾天,來了一對父子說是要住宿,當時一個年輕人說他父親需要在礦務局總醫院看病,想在我們店里住幾天。登記的時候,年輕人說忘帶身份證了,隨後再拿來!”熱心腸的郭老闆為這對父子辦理了手續,“後來,這個年輕人一直找各種藉口說沒時間回去拿身份證,但看他每天給老人送飯,並很細心地照顧老人,我也挺感動的,也就忽略身份證的事情了”。
  入住的這對父子,老人叫李志功,兒子叫李成河。李志功無法自行下床行走,平時走動必須靠輪椅。“3月底的時候,李成河開始拖欠住宿費,4月2日那天,李成河離開了,留下他的老父親一個人在招待所里住著。”郭先生稱,當時自己以為這個年輕人應該是去找親戚朋友籌錢了,也沒太在意,“可一連好幾天不見他露面,我覺得可能是不回來了,患病的老人也不知道兒子為啥離開。既然在我這兒住著,總不能眼看著一位病人不管啊!於是,我就開始照顧李志功。”
  眼看著李成河消失時間越來越長,郭先生一方面繼續照顧老人,另一方面也通過李志功提供的信息四處尋找。“我跑過老人的單位,也去了李成河工作的駕校,還去過他們在市區的出租房,但都沒有消息。”採訪中,郭先生坦言很著急,“我不是因為他們欠房費才著急,老爺子的病沒有生病危險,慢慢看肯定能康復。我搞不懂,這個以前看起來挺孝順的兒子,為啥這麼狠心把自己患病的老父親一個人扔在外面?”
  【老人說】
  兒子消失 我找不到原因
  4月17日上午,在郭先生的招待所一間房間內,一直卧床無法行動的李志功向記者講述了事情的詳細過程。
  李志功今年66歲,自稱是平頂山市礦務局土建公司的一位退休職工。去年7月因為突發腦梗堵導致行動不便,平時只能卧床休息。李志功的老伴患有尿毒症已經去世,女兒和兒子也因為遺傳,患有腎臟方面的疾病,女兒已於1998年去世,只剩他和今年39歲的兒子相依為命。
  李志功和兒子是春節前幾天住進這家招待所的,“當時兒子談了個對象叫圓圓(音),他跟我說過年了,別住在租的房子里了,到外面找個好點的地方,最好靠著醫院,看病、拿藥也方便。然後,兒子就帶我來了招待所。”從住進賓館到兒子消失前,李志功並沒有去附近的醫院看病,只是由兒子隔三差五拿些藥來服用。其間,李成河負責照顧他的吃喝拉撒,很細心,也沒有發生啥衝突,“有一天,他在招待所樓下喊我,說他回去一趟,很快就回來接我” 。這是兒子留給李志功的最後一句話,此後再也沒有露面,走的時候連手機也沒有帶。
  【現狀】
  老人心寒 覺得生命已無意義
  “我都不知道咋給你們說這事,也不知道他因為啥這樣!我現在很難受。”採訪中,提起消失的兒子,李志功數度落淚。李志功告訴記者,當初兒子被查出患有腎臟方面的疾病後,為了給兒子看病,他毫不猶豫將房子賣了給兒子看病。“沒想到,我現在生病了,孩子卻消失了”。
  如今,李志功除了腦梗堵留下的行動不便的病癥外,前段時間又檢查出右腦長了肉刺,記憶力開始退化。他也不知道兒子是不是因為自己的病才消失的。更讓老人難受的是,兒子平時向他提供的工作單位、女朋友家住址等信息,現在被證實全都是假的。“我還有個同樣生病的姐姐,但我不能再去打擾她了。孩子的消失讓我心都涼了。我覺得,我的存在已經毫無意義。”
  如今郭先生每天還在義務照顧李志功,但李志功並不敢多吃郭先生買的食物,怕上廁所什麼的給郭先生帶來不便。“他(李成河)不講理咱不能不講理,人家老闆沒這個義務,我現在就想通過公安機關或者其他方面找著兒子,不能老賴在人家這兒。”李志功說。
  關於此事的進展,東方今報記者將持續關註。
  李志功只能無奈地躺在床上等待著兒子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傷心老父:因患病被兒子“扔”進賓館)
創作者介紹

紐西蘭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vx89vxhk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